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白宋】曾经沧海

.我的表白总是被打断——点梗的小天使元旦快乐!

.并不是刀

.手机码文令人智障。

.天下无双姐妹篇?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“白前辈?”

     微微的呼唤拉回神志,九幽主宰转过眸,恰好对上宋书航的瞳孔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 宋书航望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从某年某月开始,白前辈two常常发呆。微微放空的双眸里终日透着几丝不知所措的迷茫。

     究竟是为什么呢?宋书航常想如此问,但转念一想,却又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 白前辈总是自有道理,多言反有妨碍。


    九幽最深处,两人静静独坐,宋书航注视着他,烛火般的担忧跳动在黑色的眸子里。

     “前辈有什么麻烦吗?”

     九幽主宰微微垂头,一缕黑发无风自动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宋书航沉默片刻,神情微微闪烁。

     他有些拿不定主意,若是宋书航自己,自然是愿意帮助前辈的,但看白前辈two的模样,显然是碰到了难决断的私事—自己却是不便插手了。

     “那就好啦。”宋书航道,不自觉的扬起眉。

     “有事情的话——可一定要叫我去直播啊。”

     对方没有答复。


     啊啊……

     真是彻底的输了啊。

     九幽主宰注视着小修士的瞳孔。

     略带好奇的神情,微微上扬的眼角,一切的一切都如冬夜春花,吸引着他所有的关注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开始,哪里才算结束?

     沉湎长眠中,却每时每刻都是你的面容。
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静谧的氛围被打破,宋书航抬头,发觉对面的九幽主宰正注视着自己,眉目中带着隐约的困惑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略微前倾,试图更认真的倾听。但只在霎那的功夫,一道白光闪过。

     九幽主宰只觉眼前一花,再看时,宋书航已经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 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 沮丧在心底荡开,九幽主宰再没了消遣的兴趣。他起身拂袖,桌上茶盏霎时无影无踪。仓鼠不知何时已走了进来,此时正立在门边,默然相望。

     “我主……”

    他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 “无事。”


     第无数次开始的沉睡,在似睡非睡的边缘,有人轻声吟唱着歌谣。

     九幽主宰静静的听着。


     从茧里醒来,忘记某月某天。

     宋书航忽然来找他,身上灵气激荡,已然进阶灵皇。好快啊——他不由自主的想,不久前仿佛才是二品的小家伙,如今已是一方霸主般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 宋书航说明来意,原来是为了一只邪龙。他需要取得邪龙血,以作炼丹之用。

     这点小事,也要麻烦我么?

     是这样的疑问,也这样说出口了。或许带着质疑?他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 邪龙嘶吼着倒下,烟尘弥散间,九幽主宰再次露出迷茫之色。

     “书航。”

    宋书航抬头望他。

     “给我讲个笑话吧。”


 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没有听到宋书航的答复,因为在一声巨响后,金属球边从天而降,带着浓厚的九幽邪能,将九幽主宰与宋书航刹那分隔。

    “【狂笑】白,受死吧!”金属球猖狂的大笑。

     九幽主宰抬头望着自己的对手,睫毛微微扑闪着。

     第一次,真的是第一次。 对一句答复的渴望超越了战斗。

     “来吧。”他听见自己说,一如宿命所做的预言。

     终于无可逃避。


      又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 是在回程的路上想到这一点,但出奇的,却不再沮丧了。

     究竟要说什么呢,其实自己也是不清楚的吧?

     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 九幽主宰阖上眸,微微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九幽邪魔都是很笨的啊,他们不擅长惊天动地的表白,更不擅长不顾一切的爱。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 我爱你。

     真的很难说出口。

     所以再等一下吧,或许等你再强大一点,或许等我再努力一点。

     九幽之情沉于宿命的永夜,惟你与之双翼。



     再次躺入茧中,闭上双眸。

     渺远的歌声再次响起,却是异常清晰悦耳,宛如天上仙歌。



    “何为凡人,何为仙。

     回首沧桑若许年。

     与君同乘扶摇去,

     笑看沧海化桑田。”

 

     诚如斯言。

评论(4)
热度(52)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