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all叶】第五章 斗神离开之后

   【all叶】《末日征途》目录

有兴趣的话······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【君莫笑】赶路速度很快,跑起步来好似脚下生风。可叶修却不行,身为宅男中的渣渣,荣耀女神裙摆下的死忠信徒。他的身体素质完全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形容,只是跑过一条街的工夫,他就开始气喘吁吁,明显坚持不下去了。
     【君莫笑】留意到这一点后满脸无奈:“你这身体素质真是弱爆了啊!”
     叶修的呼吸不稳,也没法回他的话,只是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 两人此时已经穿过了嘉世前的马路,拐进一条小巷,风从巷子这头穿到哪头,钻进两人的鼻腔里。刺激着黏膜。
     叶修清晰地闻到了细微的腐臭味,他努力试图向巷子深处张望,但眼前是一片漆黑,这个区域的路灯被破坏了,月光也被挡在墙外,让这条小巷看起来像是恶魔的巨口一样可怖。
     【君莫笑】向巷里张望了一下,也迟疑了。
     在赶路的过程中,他一直在试图联系那张级别很高的账号卡。账号卡之间的感知让他能很清楚的确定对方的位置。但是,在路途上有多少丧尸,【君莫笑】却是没有把握的。
     腐尸的数量,往往取决于传染时间的长度与人群密集量,时间越长,人群越密集,遇到腐尸的可能性就越大。在这种情况下当然越快赶到对方身边越好。并且对方离他们的距离不远,这也是【君莫笑】敢于带着叶修向人最多的市中心出发的原因。
     可是,【君莫笑】对付腐尸虽然没问题,但叶修却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因素。账号卡的生命取决于主人,一旦叶修身亡,已经与叶修绑定的【君莫笑】绝不可能存活。而从这个角度看去这条小巷漆黑狭长,地形适于偷袭,一旦在行路中从房屋顶上跃出腐尸,在这种地形下,君莫笑没有把握能让叶修分毫不伤。
     他们现在条件简陋,没有治疗系职业也没有驱魔药物。一旦被咬伤,叶修不好过,连带着【君莫笑】战斗力也会降低。
     但是,这条路,是找到那张账号卡最短路途的必经之地。
     这让【君莫笑】心中有些犯难。
     叶修的目光在小巷的顶部游走一圈,再转头看到【君莫笑】的神色,也大概猜到了一些君莫笑犹豫的原因。他静静思考了片刻,抬起头,斩钉截铁道:“走这边。”
     “••••••”君莫笑愣了。
     “相信哥,待会儿再和你解释。”叶修说,神色依旧懒散。可他却主动抓起了【君莫笑】的手,将对方拖进了小巷。
     【君莫笑】一个踉跄,身体往前一倾。潜藏在血液中的战斗本能让他下意识的一甩【千机伞】,伞面回收,伞骨并拢。他将叶修向后一拉,变身成银色战矛的【千机伞】迅速指向前方。
     抬起战矛,他细微的笑起来。心中有些自豪又有些担心。但他却没有再开口,而是开始全神贯注的警戒。
     没错。这,就是账号卡的职责。
     无论主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,他们只需追随。


     【嘉世俱乐部】
     陶轩坐在办公室尽头,双手撑头,神色疲惫。
     窗外的月光洒在桌上,像是细碎的水银。陶轩木然的看着桌面上的木纹在月光下一圈一圈,似有生命般回旋流转。整个房间安安静静,但陶轩的耳畔却不断回荡着一句轻笑。
     “呵。”
     嘲讽,不屑。
     哪怕明知道对方的个性就是如此,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心痛。
     陶轩安静的垂着头,不说话。他其实也被叶修离开这件事影响到了。
     因为整个嘉世,最不该赶走叶修的人就是陶轩。
     陶轩是嘉世与叶修相处时间最长的人,他见证了斗神的崛起,也知道对方很多见不得人的坏毛病。他曾经与苏沐秋一起被叶修压榨着端茶倒水,也曾经为被叶修坑了无数次的魏琛点蜡。他亲手抚摸过总冠军的奖杯,也亲手将荣耀的斗神转赠他人。
     呵,还真是伟大。
     陶轩自嘲的想,摸了摸发疼的眼角,他为自己虚伪的心痛而感到有些惊讶。
 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。
     陶轩是个理智的商人,他明白自己做的并没有错。如今的荣耀联盟发展的太快了,广告,代言••••••每一个背后都是巨大的财富。联盟的商业性逐步提升,而选手,也必须要跟紧联盟的步伐,他们必须学会应酬,学会虚伪,学会假笑,也学会••••••妥协。
     而叶修做不到,就一定会被淘汰。这是理所当然,不可抗拒的。
陶轩的思维冷静的转了一圈,仿佛自虐一样逼迫自己去思考,去衡量。他将这件事考虑了无数次,都没有发现其中自己有做的半分不利于嘉世的事件。
     没错,他很理智。
     陶轩捂着脸,轻声笑了。
     月光微斜,照亮他面前一份薄薄的合同,合同上的商业活动条款一条一条,事无巨细。嘉世投资商的热切期望似乎能透过纸张传到陶轩的脑海。而他的目光,却落在了合同左下角。
     在那块小小的白色上,孙翔的名字在月光中泛着黑芒。
     亮丽的刺人。
     陶轩睁着眼,透过指缝看着合同上曾让他也感到满意的一条条条款,心底掀起的浪潮酸涩而又汹涌,这股浪潮一阵阵冲上喉头,压着他的声带,让他几乎失去了以往精明理智的表象。
     他打开一只昂贵的钢笔,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  悄悄地,不为任何人所察觉的,甚至连陶轩自己也没有感受到的,一滴晶莹,轻轻落在了桌面上。
     啪。
     声音很小,很轻。
     但它还是碎了。
     是啊,它碎了。碎了那些回不去的当年,碎了那些不为任何事物所改变的热切,也碎了少年们曾认为理所当然的永远。
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陶轩没有意识到,他已经泪流满面。
     他不是叶修,他必须向现实妥协。
     为了嘉世,他也必须做出取舍。
     可到了这无法挽回的时刻,为什么他还是希望这份合同上的名字,不是孙翔。
     而是那个荣耀的斗神,陪他走过风雨多年的教科书,叶秋啊••••••


     【战斗格式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,看着邱非。
     邱非坐在电脑桌前。神色平静,手里的鼠标却捏的死紧。他刚刚才命令【战斗格式】去搜索叶修的所在,但【战斗格式】听到的消息,却让邱非的心跟着崩塌了。
     “让叶修退役吧,我们不需要他了。”
     很简单的一句话,却包含了太多让邱非不敢细想的消息。
     叶秋前辈退役的事情他是知道的,但他也没有多想,虽然心有疑惑,虽然还有遗憾。但他仍然希望前辈退役之后还能过得很好,还像与自己打竞技场的时候那么神采飞扬,那么••••••可爱。
     原本以为是这样的。
     可他却听到了这样的消息。
     什么叫做‘让叶修退役’?
     什么叫做‘我们不再需要他了’
     声音在脑海里回荡,让邱非感觉浑身冰凉,他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。真相隐隐约约在脑海深处盘旋,但他,却一点也不想去追究。
     因为他不敢。
     他的斗神,他的荣耀,他的嘉世,他的梦想。
     他不想背弃。
     不想背弃自己的对于嘉世的梦,还有那些混乱却又美好无比的岁月。
     那些在脑海里小小的妄想,那些对于前辈偶尔的异样,梦境里无数次出现的苍白身体,对着账号卡幻想与前辈并肩的辉煌•••••
     脑海回放着过去。邱非这才恍然发现,自己的过去一帧一帧,一点一点,原来全都是那个人。从不敢置信到仔细回想,邱非忽然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     是啊,也应该是那个人,因为那个人是多么耀眼,多么骄傲啊。
     他应该永远站在最巅峰的擂台上,穿着嘉世的队服,笑的神采飞扬令人心动。他应该站在会议桌尽头,咬着禁烟专用的棒棒糖运筹帷幄所向披靡,他应该开着玩笑抽着烟与自己打竞技场,一句句指导精细又准确。也应该捧着冠军奖杯向着整个嘉世微笑,让自己自惭形秽却停不住对他的渴望。
     而不应该在雪夜中孤独离去,没有欢送,没有泪水。慢慢行走,像是孤独又濒死的巨龙。
     邱非木然的坐着,不动,也不讲话。少年的心很大也很小,可以装下整个世界,也可能仅仅保存着一个人。他可以想象叶修遭遇了怎样不公正的待遇,这让他心头像是同时燃烧着火焰与冰霜。对前辈的心疼与对嘉世的愤怒,让邱非的心脏痛的皱缩起来。
     他此刻不想询问【战斗格式】是怎么一回事,不想去找副队长理论。他只想抬起腿,冲出去。冲到那个坚强又脆弱的斗神身边,将他狠狠地揽在怀里,在他的脸庞上落下无数热烈的亲吻,让他••••••
     细密的想法冒了出来,随着火焰生长。少年心底的种子生根发芽。
     过了似乎很长的一会儿,邱非平静的站起身,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收拾了一些随身衣物与日常用品。笔记本电脑被他装进包里,仔细封好。又将一份训练计划也小心的放进了包。
     【战斗格式】沉默的看着他收拾,一言不发。
     训练计划书上潇洒的签名,笔记本眼熟的配置,颜色淡雅看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毛巾••••••都没有逃过他的眼。他知道邱非想做什么,但是,对于这个沉默坚毅的少年,他却并没有太大的信心。
     叶修,那可是整个账号卡世界的偶像,所有账号卡都恨不能扑到他身上求包养求带走的男人!邱非虽然也很优秀,但还是不够格,不够格••••••叶修。
     而且这么密切的留意,看起来实在有点变态啊。
     【战斗格式】如此想着,白皙的手,却将一个面容嘲讽的娃娃向口袋深处塞了塞。
很用力。



LO主叶修脑残厨,所以请原谅这个苏苏苏的剧情吧!

评论(3)
热度(79)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