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all叶】九尾游记〔序章〕

还债之作。

你们赢了_(:з」∠)_,点文是要我爆肾的节奏。

九尾游记tag欢迎订阅。

现在还没有什么卵用的目录,

【all叶】《九尾游记》目录

——————

〔序章〕九尾公主的降生

      【 天雨七年  端羽王城  】

       此时正值十一月,正是北国的冬季,今年又恰逢百年难遇的霜月潮。因此,整个端羽王城冷的是滴水成冰。家家户户无不房门禁闭,抵抗严重的暴风雪。就连猎人家厚毛的猎犬,也躲进了屋内,在温暖的狼皮褥子上伸舌头。

      但是,在这种风雪交加的天气,墨染大道上居然还是行着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这马车玄铁为架,虎皮为帘,细看那拉车的两匹大马毛色乌青,高大威猛,分明是西沙海漠的青天战马,日行万里一匹千金,是多少端羽军事贵族求之不得的宝贝。此时竟是用来拉车,想来车里的人,该是颇有地位。

      青天战马一路飞驰,速度奇快。可车里的人似乎还是不满意,帘子被掀开,一个男子探出脸来瞄了一眼外景,随即又缩回了车内。

      “妈的……”男子喃喃低骂。

       他穿着紫狐皮大衣,带着玉罗城出产的蓝玉,眉目英朗,浓眉如剑。本是沉稳英气的男子此时却似是受了莫大的刺激,在车内坐立不安,两手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“操,都第几个时辰了,老子还没赶到!这是想让老子急死不成?在满江战场上老子都没受这份鸟气!日你妈的羽王,日你妈的飞羽祭司,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男子低声骂着大逆不道的话,浓眉紧紧的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若此时有端羽高层在此,必然会出言惊呼!

       因为端羽王城,一概禁马!

       身为端朝王城,在这座城市里每个人都要服从羽王的命令,不管是什么时间,这座城市里,都决听不见马嘶。若纵马直入王城,按照朝廷律法,当以叛国罪论处。

       而这个男子,竟敢驾马在大街上奔驰!

      他又是何人?

      外界风雪交加,马车内,男子却垂着头,瞧腰上的蓝玉蝴蝶佩。蝴蝶佩成色极好,光晕流转,男子却看的越发焦躁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日……”他不断骂。

      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  青天战马何等高速,此时早就出了墨染大道,一路向轴心王城飞奔而去,但王城太大了,华丽的墨染大道也不过是它的几万分之一,即使是以速度著称的青天战马,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跨越端羽王城。

      当男子第七次站起查看时,他终于怒了。

     “草,老子还不受这个气了!”

      他骂着,竟突然跳出了马车!端羽王城中风雪四溢,滴水成冰,男子仅着狐裘,却是怡然不惧。青天战马们见到此景乖巧的停下,围在男子身边。它们似乎明白他要做什么,张着鼻孔不断喷着白气。

       男子奖赏的摸摸战马的毛发,随即,他突然展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  刹那之间,风雪消散,男子身边生生空出一片白地,地上的积雪似乎被什么融化了,居然变成了满地水珠。

       男子的身躯渐渐离地,在他的背后,赫然是一对几米长的火焰双翼!

       男子挥舞双翼,在满天苍白的暴风雪中,他有若一只炽热的太阳。他回旋几圈,焰火四溢。他不由得发出爽快的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“妈的,爽!这才是我叶锦的风范啊!”

       叶锦!

 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 ,整个王城似乎都被唤醒了。在短短几分钟内,无数道人影跃上墙头。

      他们遥遥望见男子的火翼,一时间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“叶锦?那个火焰大元帅叶锦?我没听错吧!他不是在西海与明水氏作战吗,怎么这时候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“不是他还能是谁?这个疯子,果真又回来了!听说他回来据说是因为他的好友风月黎之妻风华氏生产,他急着赶回来帮忙。不过他这下可要惨了,私自回程,违反禁令……嘿嘿……有他哭的时候!”

      “惨个屁!刚刚我接到军部的汇报,说元帅叶锦已在七日之前突袭明水大营,大破敌军,战功卓著,羽皇正要对其加封!”

      “操,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  “明水氏也败了?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“这叶锦难不成真是武曲下凡?上月刚破炎月氏领地,如今就突袭明水氏大营,真真奇才!”

       “越相大人,你把心里话说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呃,失误,这绝对是失误!”

     人影们议论纷纷,而议论的主人公,却早已拍动火翼,向着端羽北城飞去了。

 
 

       北城贵,南城富,东西二城杂货铺。

      这首端羽城中传唱的民谣,生动的展现了端羽王城的阶级划分情况,而在歌谣中朝廷重臣居住的北城,也正是叶家王府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  占地数千平方米的叶氏王府,在这华丽的北城中,无疑也是数一数二的巨型宅邸,而其主人叶锦近期的卓越战功,无疑更是给这宅子增添了几分耀眼的光辉。

      不过此时,华丽的叶家王府,早已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  当叶锦收起双翼,踏入叶王府时,府中上下正是最混乱的时候,风华氏的惨叫声在大门外都能听到,接生婆们忙的不可开交,那不断送出的一盆盆血水,连叶锦这个大男人都看的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  “操,这是生孩子,还是杀猪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叶锦呆站在产房外,看着血水自语。

     顿时就有一人不爽:“叶锦你怎么说话的?谁是猪?谁是猪?你他妈说清楚啊!”

      “老子说你是!”

      “我操!叶锦你别嚣张!出来我们练练!看看是你的离火枪法厉害,还是我的幻术厉害!”那人登时怒了,从门帘里走出来,他面貌清秀,身着白衣,奇异的是,他的头顶竟长着一对青色狐耳,在乌黑长发上一摇一晃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 叶锦顿时笑一声:“就你?风月黎?”

      “就是我!怎么,看不起我们青丘一族?我告诉你……”风月黎马上燃了。

      “够了!”叶锦一听,赶忙喝止,“别念叨你的青丘了!快看看苏玉姑娘才是正经!人家为了青丘,连名声都不要了,你小子还有脸在这里说?快滚回去照顾她!不然老子第一个抽死你!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说是这么说,可我又不会接生……呆在那纯属白添乱!”风月黎住了嘴,被骂的有些垂头丧气,“苏玉姑娘假冒我的妻子,承受妖狐天礼我也愧疚啊。可若是成功,公主可不会想见我的!”

      “九尾公主啊……”叶锦长叹,也放弃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叶锦常年在外,很清楚狐妖一族那要命的臭脾气,更别提即将出世的还是千年一代的九尾皇族。

       她们的美貌与她们的高傲素来齐名。更别提每一代九尾都有断送王朝的前科。

       她们是标准的祸乱红颜!

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个问题,风月黎也有些无奈。于是他摇摇头,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“前些天,我让你叶氏王府为公主定名,如今你可曾定好了?”

      “定好了,妈的,老子为这可翻了好几本书!”叶锦得意道,“就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房内传来一声尖叫!

        风月黎与叶锦对视一眼,心中俱是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毫不犹豫破门而入,房内空空荡荡,仅仅余留一张拔步床,两人快步跑到床前,很快就惊讶的发现,床前竟是跪着一个年轻男子,男子面貌俊美,皮肤雪白,看似二十来岁,同样长着狐耳。但奇异的是,此人身上,竟是穿着女子裙衫。

       “苏玉姑娘……?”风月黎一见,顿时傻眼了。他正待出言询问,却被男子一把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男子满眼是泪,却是没有看风月黎一眼,只是瞧着床上低声道:“别说话……公主还在!”

      公主还在!

      风月黎腿一软,直接跪在了床前。不知不觉竟同样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 同为青丘狐族,他们本就对传说中的九尾妖狐有着天生的尊崇与敬畏,此时又想着妖狐诞生,这天下又要一场红颜大乱。两人都激动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叶锦却没那么多想法,他怀着好奇又敬畏的心理,悄然走近床前。偷眼觑着床上的婴儿。

     “在下给公主定名叶修,取‘治国,修身,平天下’之理……操!”

      叶锦突然大骂起来。风月黎顿时魂不附体,扑过来死死地压住叶锦,想制止他讲话。

      叶锦却一把挥开风月黎,大吼:“你们快看床上!”

     苏玉见了,顿时大骂: “叶锦你今敢对公主不敬!我青丘一族……天!”

     苏玉保持着扭过头的姿势,静静停住。那一刹那,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。

     随即,三声吼叫再次惊动了端羽王城。

      “操!!!!”

      叶锦等三人僵立在床前,他们的内心,此刻是完全崩溃的。

     婴儿很可爱,皮肤白皙,眼珠乌黑。可双腿之间那明显的棒状物,却成功摧毁了叶锦等人的三观。

     天雨七年出世,当今唯一一位九尾妖狐,青丘狐王叶修——

      居然是个男的!

 

评论(4)
热度(104)
  1. 懶懶貓兒看萌點冰月歌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