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all叶】九尾游记 〔第一章〕

   

       • 说更就更,从不反悔!

       •  【all叶】《九尾游记》目录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天雨二十二年夏,满月之夜。

        盛夏之中,恰逢月光最盛的时节。端羽王城静静沐浴着月光,神圣的月白外墙,华丽的星光神殿在夜色中都闪耀着温柔的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端羽最神圣的所在,北月神域,也是端羽王朝的神权中心。传说在每一个月夜,人们向北方眺望都能看到地平线上伫立着人影,他们拥有修长的羽翼,迎着明月飞起时,就有洁白的落羽四散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象征希望与光明的祥兆,是月神在人间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此时,这座美丽的神殿,却陷落在一片慌乱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大祭司!叶修他又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守门人的大吼伴随着一声巨响,随即碎裂的声音传来,其中还夹杂着许多喊叫。

       声音传到神殿内部,登时就让某人沉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神殿深处,有一间圆形的大厅,大厅地面上刻绘着神秘的上古咒文,月白墙壁上铭印着奔跑的巨兽。水晶房顶静静运转,收集着月光。在大厅中央投下清澈的光柱,让房间盈满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此时,房间里正立着几人。他们身着月白长袍,头戴水晶冠冕。姿态优雅,神色却是十分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“该死,叶修他又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,又来了!我不是刚刚才与叶锦交代,暂停他的月系道术课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昨天刚刚告诉他!教给他的月隐之术必须练会了才能来神殿!那是三级道术啊!”

       “七阶赤羽鸟的羽毛!我也是昨天才给他的任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叶一枝花!三根金线的七叶花!”

       所有的人都崩溃了。其中执掌道术课的月若尘更是绝望。他很清楚来人的意图,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轰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什么东西被暴力的轰开,众人面色难看的互相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门外那可怖的碎裂声就像一把巨锤,狠狠敲击众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月若尘绝望的垂着头,看着水晶地板上自己的倒影。心中的惊惧浓重,使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   大祭司凝重的瞧着门口,美丽的面容上带着几分奇特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近了,碎裂的声音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财政分务的脸在抽搐,他听到了晶体破碎的声音——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月晶损坏!

       落月神殿崇拜月神,因此大量使用月晶装饰。这些月晶价格不菲,每一块在市面上都不低于三十枚金月,平常无不是养护精心。

       此刻,这些昂贵的月晶却如此轻易地碎裂,这简直像是在财政分务的心上割刀。

      房间的门颤抖几下,轰然破碎。少年的音调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  “老师们,金线七叶花,赤羽鸟我都带来了,月隐之术我也练会了,你们真的不考虑将月若尘送我么?”

      月若尘闻言欲哭无泪: “你……叶修……”

      叶修!

      叶家长子叶修!

       踏出烟雾的少年面貌清秀,身形带着少年特有的纤细。他穿一身绣着上玄月的白袍,外面套了一件厚实的黑毛斗篷,带着几许慵懒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细看那斗篷,竟是明水氏的夜狼毛所制。只这一领,就价值千金。

       他也不理旁人,只是向着月若尘问道: “月若尘,你说,嫁入我叶王府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月若尘几乎要跪在地上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里都不好!”他高声喊道,“我是月神的近侍,怎么可以嫁人?”

      他顿了一下,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  “而且……我可是个男人,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……嫁人。

       没人敢笑,但是这一刻,在场所有祭司都在心中向月神发誓,自己没有在心里笑,真的……没有……哈哈哈哈!

      叶修却没有放弃:“我弟弟叶秋长的帅,有钱,道术……还擅长经商!端朝最大的店铺里,十家有七家是他的,嫁给他你不会吃亏!月若尘你可要想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月若尘马上一脸坚决:“想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肯定?”

       “肯定!”

       叶修遗憾万分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他轻轻踏进房间,用平和的嗓音道:“苏玉,你应该也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苏玉……?

       苏玉!

      月若尘一愣,然后满脸惨白。他顾不上什么风度,拔腿就要向外冲——但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门外柔光一闪,一道人影瞬间站了在门外。那人赫然是个俊美的青年,穿白袍,长发扎成一束,一张面容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   这下,大祭司的脸色也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青年慢慢走进来,四周一片死寂。很多祭司都屏住了呼吸,甚至有人偷偷拿出了兵器。

       他环顾房间,眸如寒雪,声音剔透:“阿修,说吧,那个不长眼的惹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叶修闻言摇了摇头:“别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看谁不顺眼了?”苏玉有些好奇,他来到叶修身边,小心的替他拉紧斗篷,“说出来,我去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告诉过你了,别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苏玉闻言收回手。他有一双冰冷的水蓝双眸,但此刻,这双眸子里却带了些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“又是月若尘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叶修点了点头,答道:“我平常不会麻烦你的,但是……若尘他太固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嫁给自己弟弟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?叶王府又不是养不起他!性子清高是好事,但是太孤傲,可是不讨人喜欢的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苏玉闻言委屈万分,可对着面前的少年,他有着实怒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开玩笑,这可是尊贵的九尾公主,青丘狐王。更是苏玉恨不能捧在手心,不让他受分毫伤害的宝贝。苏玉哪里能——又哪里忍心朝他发怒?

       于是,苏玉的目光,就狠狠瞪向了月若尘。

      月若尘,逐月神殿第一美人。相貌妍丽,远胜女子,在逐月神殿,素来有‘月中花’的美誉。

      细看其人,五官精致,皮肤细白,一双紫眸明亮温柔不说,身姿也如南海玉竹似的挺拔,端的是一位绝代美人。更别提本人还是个天才祭司,未来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  但也就是因为这份美貌,叶修才在无数神殿祭司中,一眼看中了他——作为自己的弟媳。

      这相貌,这才华!就决定是你了!叶秋感谢哥吧,你小子艳福可是不浅啊!

      初见时,叶修惊艳的想着。

      这相貌,这才华,怎么比得上我?叶修为什么看他?难道喜欢他?就凭他?就算进门了,也活该是公主的侧室!不对,小妾!

      初见时,苏玉愤怒的想着。

      ————以上,就是叶王府近几年最大矛盾的由来。

      从那以后,叶王府鸡飞狗跳,月神殿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  “阿修……乖,你三妻四妾我都不反对,可是月若尘……着实不是正妻的好人选啊,一时也就算了,可不能长久,你是青丘狐王,九尾公主,这么年轻,可绝对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!”

      苏玉轻声道,俊美寒冷的面容柔如春风化雪:“再说了,阿修,我可不比他差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叶修一顿,双眉纠结的皱起。他回头看看月若尘那樱紫色的眸子,又抬头瞧瞧苏玉俊美精致,不似凡间的脸蛋,陷入了深沉的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一会后,少年一脸认真的开口:“那个……苏玉哥,我觉得月若尘更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晴天霹雳!

       苏玉的脸扭曲了,他看了一眼月若尘,那目光,让月若尘像是被赤身泡进极北寒泉里一样,狠狠地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  苏玉问:“阿修……你就这么看好月若尘?”

      叶修肯定点头,废话,不看好月若尘他还能看好谁?自家弟弟的眼光和自己肯定差不多,苏玉虽说也很帅,但总不能乱伦是吧?

      说起来也得怪前几代九尾公主,非要去搞个红颜祸国,还写成青丘神典告诫后来的公主。结果这下好了,到了自己这一代偏偏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青丘神典明确规定,九尾公主必须魅惑男人,可叶修是个长着九条尾巴的汉子!一个汉子总不能去魅惑全天下的汉子吧!

      神典不能违背,自个儿又不会魅惑汉子,那么……

      叶修:蠢弟弟加油,哥会找个漂亮的弟媳给你的!

      #论卖弟弟如何从小养成#

      #死,是作出来的#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不祥的沉默,苏玉的脸色风雨变幻,他似乎在纠结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准备离开。但他刚一转身,苏玉就一把抓住了他。“你还记得明天是你十五岁生日吗?”

      叶修一怔,不明白苏玉为什么提起这个:“记得啊。”

      苏玉语速很快的说:“昨天叶锦从炎月回来了,风月黎来给你庆生和述职。羽皇派人送来了贺礼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叶修疑惑的问:“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苏玉顿住,随即拉出笑颜:“昨天我回青丘,恰巧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。想着你生辰肯定得送礼,我就把他们带回来给你当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给我送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“我们回去看看吧,你肯定会喜欢的。”苏玉的笑容有些森然,“他们与我可有点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  他剜了一眼月若尘,但大祭司不动声色的挡住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叶修点点头,“那就回王府吧。”

      两人径自踏出神殿,门外明月万里。

      北月神殿肃穆静默,但幸运的是端羽王城显然没有这么严肃,两人穿出北月神域时正逢子夜,商业区里,夜摊儿叫卖的正盛,长而宽阔的大道上铺满了各类小摊,空气中飘散热食发散的白气。经过街道时,叶修伸头向一家点心铺子里望,只见灯火通明,人流如织,点心的香味飘散几里,热闹的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  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此时它正瘪着,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  “去买点心吧。”苏玉说。

      叶修闻言一怔。

      平常苏玉可绝不会让他去买外做的点心,倒不是味道不好,而是苏玉嫌弃不够干净,怕叶修吃了会损害肠胃。

      叶修看向苏玉,但苏玉的目光没有看叶修,而是有些迷离的望着远处。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灯火辉煌,一片繁华,俨然一副盛世景象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叶修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  转身进了点心铺,叶修才发现,这家点心铺居然规模远比看到的大。刚刚在门外看不过是一二十方距的面积,进店之后打量得有一二百方距。头顶的月光石散发着柔和的光,地面上铺着火狼毯子,黑檀柜子里陈设着各类点心,大到百花七叶糕小到北城蜜豆酥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   就冲这装修,叶修就可以断定这铺子主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难道是盗味斋的分号?

      叶修顺着架子查看,却是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  他看了一圈,在各类精致点心的诱惑与包围下,艰难的包了八宝莲花酥——蟹黄包看起来好可口!玫瑰圈子好像也不错!玫瑰膏……等等算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苏玉是不会允许他吃这么平民的食物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美食当前而不得,叶修不由叹一口气,满面忧郁。

       “小哥喜欢吃八宝莲花酥?同道啊!来来来,既然买了莲花酥,那也看看这边的百合糯米糕!我用我真诚的眼睛打赌他绝对好吃!”

      热情的声音传来,在喧闹的人潮里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  叶修抬起头,恰巧对上一张清爽俊朗的脸,五官端正,眼眸异常明亮,颇有些小帅的长相。

      他穿着伙计服饰,一脸笑容,而手上,正拿着一包八宝莲花酥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评论(6)
热度(66)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