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all叶】第十五章 风啸之夜

    ·很好我又来了

    ·下周考试

    ·感谢看文的小天使

    ·一个大写的拖剧情能手

  下面是目录:

    【all叶】《末日征途》目录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    叶修拭去面上的血痕,【君莫笑】整理着武器。周泽楷站在人圈的最外层,默默注视几米外狰狞的腐尸群。江波涛沉默的端坐在中央,他的账号卡在空中旋转,带起梦幻般的蓝色微芒。

  气氛僵持着,腐尸没有靠前,几人没有退后。境况诡异的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“小江,小江?”叶修小声呼唤,江波涛也悄悄转头对他使个眼色,显然示意他不要讲话。叶修愣了愣,随即了然的摸出账号卡。白光一闪,随即,一道清朗的声音在叶修的大脑内响起:“前辈?”

  “这个情况很不妙啊。”叶修说。

   江波涛苦笑了一声:“糟透了。”

  两人都明白,自己现在处于什么样的境地。

  腐尸群,属于进化群体中最下等的存在,他们身体腐烂,智慧不高,通常来说,属于最容易对付的类型。但现如今,看这些丧尸进退有度,控制力强,说这背后没有他人作梗,真是连腐尸自己都不信。

  “你觉得是什么东西?【双月骑士】,【追风客】,【嗜血诗人】?”叶修数着丧尸中的强者们,“还是【绝望舞女】?”

   “能有把牧师先隔离的智慧,肯定不会太弱。”

   江波涛思考几秒:“应该是召唤系·····不对,他们原本就有号召腐尸的能力。”

   “敌人的类型都无法确认?”

   “也只好等他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沉默,两人的对话就此终结。

    

     S城,呼啸俱乐部

    【唐三打】阴沉着脸,端坐在会议室的主位。呼啸队员们分立两侧,神色谨肃,而账号卡们各自站在主人的身后,低垂着头,表情中带着不安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这就是【尸巫】逃跑的经过,【炎女巫】卡修疑似随行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训练营学员声线都在抖动,畏惧的神色根本无法掩藏。他畏畏缩缩的举高双手,将一枚戒指举过发顶:"这是【炎女巫】唯一遗留的东西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 他的声线飘散在空中,随之而来的是山雨欲来的寂静。

    【鬼迷神疑】低垂着头,神色中带着莫名的笑意。沉寂的气氛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。这使他在这严肃的构图中有几分不和谐。

    这是第几次了?这孩子也是大胆·····

    【唐三打】的面色十分可怖,但令人吃惊的是,他却没有向任何人发怒。挥挥手:“放下戒指,走吧。”声音寒冷,如千古玄冰。

    学员的身体颤抖着,缓慢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经过【鬼迷神疑】身侧时,学员的神色迟疑几秒。随后悄悄抬眸凝望,恰好对上盗贼的目光。

   对方的神色带着淡淡的笑意,黑色深潭却犹如凝冰,冷的透心彻骨。沐浴着那目光学员不由身形一僵,静静垂落眼眸,脚下的步伐更快了些。

   在背光的阴影中,青年眼中闪过青色的微芒。如狂风呼啸,如狼王夜行。

   主位上,【唐三打】捏紧戒指,冷漠的望着【鬼迷神疑】。他指尖的银戒式样简单,边缘镶嵌着红色的碎晶,但在灯光下却有股说不清的魔魅质感。

   ”又是他?“

   ”没错,真不知道该夸这孩子胆大,还是骂他不知好歹呢。”【鬼迷神疑】笑意盈盈地说着,手指微微弹动,“【百花缭乱】装傻装够了吧?难不成还要我们把事情挑明?”

  【唐三打】脸色沉下来:“闭嘴,我们刚刚来到这里,融合还不稳定。现在开战,你是想引起公愤么?”

  【鬼迷神疑】轻笑:“公愤?哈哈·····岂不是也很有意思?”

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气氛一时僵硬,【鬼迷神疑】与【唐三打】冷冷对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刚刚说到哪里了·····【尸巫】逃跑,对吗?还跑到嘉世去了?他为什么要跑到嘉世?呼啸的‘食物’还不够么?”一个温和的男声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【唐三打】面色一僵,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。他慢慢侧头,越过【鬼迷神疑】向外看去,赫然看见一个男人正站在门外,那人穿着衬衫与黑色长裤,带着无框眼镜,清雅的容颜带着温和的气息。毫无公害与攻击力的外表,却令【唐三打】略微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”林敬言?你怎么来了?“

   林敬言轻轻笑了笑:”没什么······训练完毕来散散心?“

   ”好兴致。“【唐三打】勉强回应,面上却没有丝毫笑意,”不过你来晚了,我与【鬼迷神疑】刚刚谈完,这就散。“

   林敬言愣了几秒:”是吗······真遗憾。”

   僵硬的向林敬言点点头,【唐三打】径直从主位上起身,准备离开。而在会议桌边,呼啸队员们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所措。

   像是一场演砸了的世界名剧,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僵硬与苍白。林敬言在这静止画般的场面中伫立着,显得无比突兀。

  “·····小唐,请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当【唐三打】即将离开的时刻,林敬言忽然开口。他背对着【唐三打】,使【唐三打】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【愈灵者】正要迈步出门,闻言后神色一僵,但随即露出了然和同情夹杂的复杂神色,似乎早已看透了什么。

   其余人等亦是神色复杂。

   【唐三打】静默了片刻,迈步离开。只有应答声仍然残留在风里。

   “因为嘉世有最强的【支配者】,【支配者】····林敬言,同时也是食物。”

   林敬言沉默不答,安静的伫立在原地。

   人们稀稀落落的离开,赛月笼却依然亮着,它将月光石的柔光洒落一地,将他的身影与门后黑暗画出分明的界限。

   “那个人是地狱,是罪恶的源头,是欲望的深渊·····是该被戴上锁链,囚禁一生的······”

   “食物。”

评论(5)
热度(58)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