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原创】天行纪【1】

1,极北公主


    痛!

    这是游浩贤醒来时,所能感受到的唯一。浑身上下像是被凶兽撕裂又强行重组,每一个部分都叫喊着,要突破意识的束缚走向崩溃。

    神器的力量,真是非同凡响!

    游浩贤默默想。

    睁开双目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冰穹,呈现流畅的正圆形,其上雕刻着身着白衣的美丽女人。游浩贤隐约听到耳畔有许多嘈杂的议论,但当游浩贤睁开双眸的那一刻,所有的议论声都消失了。 

    一片静寂中,游浩贤慢慢坐起。模糊的视野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冰妖!

    建筑面积超出想象的大,而在这巨大到似乎一望无际的穹顶下,是数不清的冰妖,它们层层叠叠的端坐在一层层垒高的冰台上,此时正诧异的打量着苏醒的游浩贤。

    冰妖们拥有雪白发丝与浅色的双眸,耳朵尖尖,皮肤呈现半透明质感。看起来十分奇异。游浩贤却对此不感兴趣,他更加关注自己如今的处境。

    他此时正躺在看台底部,一片圆形冰面之上。身上仅仅穿着一件雪白长袍。袍边下滑,露出精致的锁骨与白皙单薄的肩部。白金色长发披散着绵延到赤足以下,搭配水色瞳孔与瓷白肌肤,使游浩贤看起来与看台上的冰妖惊人相似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游浩贤试图从冰面爬起,正视看台,可是柔软无力的身体却完全消灭了游浩贤的想法。

    冰妖们静静地俯视游浩贤,即没有阻止他的挣扎,也没有帮忙让游浩贤起身的意愿。

    啧,冰妖这个种族真是够无情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出于人类的奇怪的自尊心,游浩贤微微扭动。

    修长莹白的身形在白袍包裹下呈现出蛇一样的弧度,裸露的纤长双腿轻松扭成弧形,足尖支撑在地面上,游浩贤猛一用力,将自己的身体转成侧卧,面对着在场的冰妖。

    随后,游浩贤看到了成千上万张震惊的脸。

    所有冰妖都前倾身体,浅色双眸瞪的大大的,反复审视游浩贤的面容与身体。随即,曾在游浩贤耳边反复回荡的议论再一次重现。

    拜坎博录,及历代天行者努力传播人类知识的功劳,游浩贤轻松听懂了议论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冰妖?这个孩子是冰妖?”苍老的音调。

    “不,长老这是绝不可能的!我族的幼体从未流落在外!”年轻儒雅的声音,言辞同样文雅到有些古板。

    “看他的眼睛与头发!沉寒!看!这是一只冰妖,冰妖!”年轻的女声清脆动听。

    “长得也很美······大家仔细看看,这张脸,连霜华公主也难及万一呢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同样是年轻的女声,这道音色却是温和沉缓,吐出嘴边的字字都透着恰到好处的撩拨意味。

    似乎突然被某种力量震慑,没有人回答女声的感叹,殿内突兀的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,恐怕说的就是这种意境。

    “呃······你们好?”游浩贤在这沉默中心生不祥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冰妖们复杂的交换着目光,没有人理会游浩贤。

    “声音也很动听,像是狂风刮过千叶峡谷,冰屑掉落在地的清脆声调。”在一片寂静中,温和的女声又出现了,那人的声调越发压低,透着浓浓的蛊惑意味,“看他的脸,皮肤柔软,色泽莹白······他多像一只冰妖啊!”

    听着这样的蛊惑,游浩贤反复巡视着看台,试图找出发声的冰妖,但没用,冰妖们虽然相貌各异,但数量太多,游浩贤实在难以分辨到底是哪一只冰妖在讲话。

   不过这种讲话的方式,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·····游浩贤思维飞转。尽管女声音色十分好听,但她低沉蛊惑的讲话方式实在令人难升好感。奇怪的是,在场居然没有冰妖回应或阻止这个女声,这岂不是说——

    他的思绪很快就断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有寒冽的女声愤然断喝,随即,一只冰妖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游浩贤下意识摸摸自己的鼻子,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流鼻血。没办法,这只冰妖实在太美了!身姿性感前凸后翘,一头白发纯净的像是白金拉丝,冰色的皮肤毫无瑕疵,一身盔甲——等等,好像哪里不对?

    若不是神色过于冰冷,她简直是活着的女神!

    “哦?我说的不对吗?”另一只冰妖也毫无畏惧的站了起来,显然与她是死对头,“低下头,看看他的脸,看看他多么具有冰妖的美!”

    这只冰妖音色柔和蛊惑,显然是刚刚的‘神秘女声’。

    盔甲冰妖闻言冷笑一声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!耆黎,霜华公主是尊贵的公主,具有冰霜女神的血脉。绝不是——也绝不可能被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给替代!”

    “替代?”耆黎闻言不由轻笑一声,“鎏筠,你很可笑,也很愚蠢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鎏筠的美貌冰妖闻言大怒,猛然从身边抓起一把三叉戟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现场寂静极了,冰妖们默默无言,静静看着两人的争执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很愚蠢。”耆黎丝毫没有屈服,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“你认为,因为霜华公主是我的女儿,所以我在这里发言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吗?”

    鎏筠冷笑一声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!”耆黎的神情染上几丝激昂,“我是为了冰妖一族!”

    “说得倒好听!”鎏筠讥讽。

    游浩贤······游浩贤正在嗑瓜子。

    情况很明显,尽管在传言中冰妖是个团结的种族,但俗话说的好,有人——不,妖的地方就有江湖。显然鎏筠与耆黎是一对对头,当着游浩贤这个‘来历不明之人’开吵,矛盾这可不是一般的深厚。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扬,若是家丑都外扬了·····

    游浩贤无奈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那厢,两人的争吵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“我彻头彻尾都是为冰妖一族,鎏筠,你对我有成见。”耆黎冷静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有成见是因为我根本不能理解你!”鎏筠的表情堪称千里冰封,“你彻底变了,耆黎,你不是耆黎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。耆黎一愣,随即露出一分平静的笑。

    “对,所以,我会坚持我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鎏筠缓缓握紧三叉戟,依旧冰冷的表情。游浩贤却注意到对方咬紧了下唇。

    “像当年?”

    “一如少年。”

    部分冰妖垂下头,似乎不忍心再听下去。游浩贤好奇的反复逡巡双方的表情,意识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雅,进来吧。”耆黎忽然道,“我知道,你一直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亏是母亲大人。”门外走进一位少女,赫然正是将游浩贤带入冰妖神殿的幼年冰妖,她的眉目清秀雅致,与耆黎颇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经过游浩贤身侧时,少女忽然一扬手,抛下一件大袍。袍子通体雪白,毛色毫无瑕疵,领口悬坠着一颗莲花吊坠,一看便价值不菲。只是太大,将游浩贤整个包裹都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哎嘿,这女孩看起来是个好人嘛······游浩贤勉强坐起,将大袍披在肩上。说也奇怪,在这极寒的死地,游浩贤却是一点都不冷。

    “雪狐袍可以阻挡寒气入体。”少女没有回头,而是停步在看台边缘与耆黎默默对视,“身体条件太差了,以后记得多服药。”

    不,我的身体条件一点都不差。只是妖族的身体太变态。游浩贤在心里反驳,表面上却仍然是微笑的样子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少女闻言似乎有些好笑:“不用谢······再过一会儿你就不会谢我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游浩贤愣住,一时间竟然忘了回答。

    耆黎露出完美的笑容,她慢慢环视四周,看着静默的冰妖们,微笑渐渐带上胜利的意味。而少女静静地伫立在一侧,凝视着冰质地板,神情冷漠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耆黎露出温和的微笑,而鎏筠却像是失去了灵魂,重重的跌坐在看台上,三叉戟落下时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游浩贤本能的意识到危险,他慢慢后退,手指附上唇间:“这位姑娘,你们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冰诀·闪!

    耆黎身影一闪,下一秒,她与少女就站在了游浩贤的面前。

    游浩贤迅速后退,嘴唇张开,似乎想要吟唱某种咒文。但少女却没有在意,她高高举起了托盘,使托盘中的衣物呈现在游浩贤面前——冰晶冠冕,雪色面纱,冰丝华服,霜缎短靴。雪狐大袍躺在游浩贤怀里,如今看来,简直像是噩梦的序曲。

    喂喂,这套白衣,好像是······游浩贤在心中大喊。

    “愿羲和保佑!吾族光辉永照,冰尾之花长伴。神圣的玄冥冰族永不陨落,永不陨落!”

    少女大声祈祷,冰冷的脸上带着几许解脱般的笑意。随着她的祈祷,所有的冰妖一同起身,高声吟诵。

    “永不陨落,永不陨落,永不陨落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回音阵阵,在这回音中,耆黎与少女拉住游浩贤的左右手,高高举起。仿佛对待一位英雄。

    游浩贤眼前发黑,坎博录给了他知识,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能增加他内心的绝望感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羲和在上,我族霜华,明日远嫁昆煞。”

    喂喂,你们看清楚!游浩贤几乎崩溃,他垂头望着自己的胸前,衣内瓷白的肌肤上点缀着浅粉色的果实,但正如墨律曾失望的,反复确认过的事实——平的!

    “如今,我们拥有了崭新的公主!霜华殿下!”耆黎指向他,唇角带着捉摸不透的温和笑容,与激昂的语气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“筹备车驾,即刻启程!送公主去昆煞皇宫——”

    全场欢呼。

   “完婚!”


评论(5)
热度(38)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