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all叶】第十六章 红线

     .《末日征途》目录

   ·感谢相遇

----------------

“【笑歌自若】你可算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当看到牧师巨大的十字架出现在街头,杜明感动的几乎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 其余人等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毕竟在外战斗,补给与回复素来是最为关键的制胜因素之一,轮回本就实力过人,方才畏缩不前也不过是因为情况不明人员残缺,若是有了牧师加盟,即使在丧尸中心圈他们也有信心杀出一条血路!

     人群后方,叶修闭着双眸,鲜血几乎糊住了他的大半张脸。他清楚的感受到肌肉传来的阵阵酸痛,像是小小的虫在神经上爬来爬去那样使人烦躁。

     嘶······好难受!

     叶修不禁深深吸了口气。酸软的身体使他想直接躺倒,但他却始终肌肉绷紧,满心警惕。危急的情况不允许他出任何差错,哪怕是肌肉酸痛这样微小的差错也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 带着腐烂气息的冰冷空气使他清醒了许多,叶修抬手抹抹脸颊,放手一看,满手鲜血。

     幸好不是自己的血,叶修清醒的想。随后非常清醒的扶住自己晕眩的脑袋。【君莫笑】站在他的身侧,沉默的看着自己的主人,柔顺的银发被扎成长长的一束披在身后,叶修花了五分钟才得到的成果随风飘飞,在夜色下如同银色轻纱般轻灵柔软。

     【笑歌自若】的身影逐渐清晰,面上的神色却远比平常严峻。江波涛看到【笑歌自若】的神情微微一怔,随即浑身一震,猛然间想到了某件事。

     这······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电光石火间,江波涛不及多想。他一把抓住【无浪】的右手,短暂神秘的音节几乎被他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L'esprit de l'eau——”

     (此处意为‘水精灵’。)

     缥缈神秘的海蓝从地面螺旋升起,如同片片轻纱,层层叠叠挡在轮回诸人身前。【无浪】抓起短剑【天链】,秘银玫瑰在剑柄上泛起蓝光。

     嘶——嘶嘶——

     站在右侧最外层的周泽楷猛然抬起头,面色震骇。

     乌黑的指爪破空而来,带着裁剪血肉的音调狠狠击打在水蓝轻纱上,轻纱荡起层层波纹,看似柔弱,却实打实的接下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 “前辈退后!快退后!”致命的恐惧侵袭着周泽楷的内心,他想起来了,他想起这是什么东西了!为什么会在轮回辖区周泽楷不清楚,但是如果中了那一招——

     随着吼声,周泽楷迅速后退,举起双枪,令人畏惧的深紫色在枪口酝酿。离众人几米之外,【笑歌自若】高举十字架,苍白的火焰在金光中起舞。【残忍静默】守在他身前,满身鲜血,带着不易察觉的畏惧。

     水幕后,【君莫笑】迅速后退,【千机伞】开启【盾形态】,银质伞面瞬间将身后的叶修护的严严实实。叶修同样下意识的想要拔枪,但过度透支的身体却丝毫没有听从命令,依旧僵直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黑色雾气掩盖着水幕前有限的空间,叶修挪动着脚步,地面上遍布的残破玻璃给他的行动造成了很大困难。黑雾中的影子不断击打着水幕,深深地红光从雾中透出,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贪婪与杀意。

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过度失血造成的错觉,叶修感到那个——那个怪物——似乎在看自己?

     江波涛脸色惨白,缓缓后退着,直到撞上【君莫笑】的伞面,【君莫笑】冷淡的看了他一眼:“轮回真是令人钦佩啊,两天多的时间副队长已经异化成功了!这种异能······水系的吧?”

     江波涛闻言勉强笑笑:“半吊子而已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轰——轰——连续的炮击声传来,打断了两人的对谈。随即打扮英气的枪炮师倒退到两人身边,【玫瑰重炮】在傍晚的夕阳下闪耀。

     【逐烟霞】抹去面上的汗滴,转头问身旁的江波涛:“副队我打断一下,这东西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【尸巫】。”江波涛疲倦的回应。

     杜明脸色剧变:“什么!”

     陈果的脸色也骤然惨白,肩上的【玫瑰重炮】不自然的颤抖着:“这······【尸巫】不是在呼啸辖区内吗?我刚刚看到它的报道!呼啸的队长林敬言亲自出马都杀不了它?”

     叶修听着他们的交谈,也猛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【 嘉世辖区东南   10:34pm  JS001号】

    叶修的身体微微颤抖,似哭非哭,似笑非笑的神情凝固在脸上,仿佛一个演砸了的小丑。【君莫笑】早已默默离开,独留叶修与苏沐秋两相对望。

     苏沐秋静静地望着叶修,琥珀色双眸中洋溢着温柔。

     他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,却依然掩不住面容的精致动人。【秋木苏】识相的离开了,走前却将【秋风沐雨】留在了病床边,枪支呈现出纯银色,唯有枪口处泛着淡淡的红芒。

     静默持续着,空气中溢满了温馨的因子。叶修的额发挡住神情,唯有露出的鼻尖微微抽动。

     “没想到你居然醒了啊。”

     叶修顿了几秒,平静的问。语气一如平常。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丝毫没有停顿,苏沐秋笑答。

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叶修问。

     “中国开始进化反应了,我很担心你,特来确认你的生死。”苏沐秋笑得很邻家,很温柔的道,“【一叶之秋】应该把你保护的很好吧?”

     “如今是【君莫笑】保护我。有话快说,我快到轮回了。”叶修回答,他的神情完全恢复了平静,没有任何可以被称之为异常的表情流露,而苏沐秋也并不意外与伤心。他们的相处时间太久太长,对彼此那些貌似冷淡实则关心的行径早就一清二楚,尽管没有从言语上表达出来,但苏沐秋有时也会想,有这样的······在自己身边,大概真的是一种幸运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你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中国区近日爆发进化反应,具体时间不明。选手情况:中国区第一名叶修,综合评分SSS+,预估NL值980000000000(仍有上升趋势),所属战队不明。第二名,周泽楷,综合评分S,预估NL值10000000000"(仍有上升趋势),所属战队轮回。”苏沐秋随手拿起一叠纸张翻动着,粉色薄唇间吐出的却是令人大吃一惊的文字,"你与周泽楷同属中国区【世界树】一二名,但你的综合评分却是周泽楷的几十倍高。各项数据都打破了A国的进化者记录。”

     “参谋官递交的报告上,你的各项模拟测试数据都是满分。但据我所知,你与周泽楷的差距并没有达到数据值比对的结果。这件事我正在调查,很快会给你满意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“第二,在科学院递交的报告中,已经证明了NL值与对异生物的吸引力成正比。因为你具有超高的NL值,由此你对异生物的吸引力同样也会极高。建议寻找高级守卫者收服用以保护自身安全。”

     苏沐秋公式化的说着,随即带些调笑的道:“这就是A国的官腔啊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会对怪物造成极大吸引,原因是具有超高NL值?”叶修迅速理清了前后关系,抬头问,“我这是成了唐僧肉了?”

     “这个比喻形象生动,该得高分!”苏沐秋笑。

     ······苏沐秋真是一点没变。叶修暗自感叹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难不成?

     叶修微妙的扫视着身边的腐尸群,心中升起了一些不好的猜测。

     如果真如自己所想,这一回轮回可是被坑大了······


     心思旋转不过一瞬,随着一声巨响,苍白火焰伴随着紫光电射而出,正中黑雾中央。【残忍静默】随之射出一串手里剑。

     攻击显然见效了,水蓝轻纱外,水声与裂帛声接连不断,黑雾也被强大的冲力打散。

     “嘶——”陈果倒吸一口凉气,叶修也露出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 黑雾渐渐散去,雾中竟站着一位清秀青年。生的长眉白肤,凤眼薄唇,算不得顶尖也可称得清秀。对方半长黑发披散而下遮住大半张脸,衬着苍白如蜡的皮肤,反倒更有一股阴郁的帅气。

     青年垂着眸,约有一米七六的身高使他看起来像某个大学的研究生。

     轮回中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,都不知该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 这怎么看都不像那个情报中的怪物尸巫啊······

     若不是对方胸前仍有血色,哪怕有黑雾为证,也不会有人认为青年是尸巫。

     水芒散去,梦幻般的蓝在天空中四散,深黑夜色映衬着蓝芒如同一只只萤火虫,调皮的萦绕着众人旋转,看去着实美轮美奂。轮回队员们却无心顾及这等美景,【残忍静默】悄悄拉开距离,【吴钩霜月】扬起【冰渣】,【君莫笑】一甩千机伞使它变成战矛,周泽楷开始蓄力——

     叶修也配合的扬起手,但却没有认真。因为【君莫笑】等级太低,按照40%比例,能给主人的能力也威力不大,远不【一枪穿云】给主人的巴雷特狙击有用。他此时正在看尸巫,事前听过呼啸关于尸巫的可怕报告难免想象非人影像,现在看来跟个大学生似的,反差太大谁也坚持不住。

     尸巫低垂着头,塌着肩,它衣着简单,只有左手戴着一枚戒指,那戒指通体透黑,唯有边缘镶嵌着一圈蓝色晶石,分明是冷色调搭配此时却在泛着红光。

     那光芒一圈圈环绕着戒指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 叶修一面后退,一面好奇地打量戒指。尸巫渐渐抬起手,随着手指的上扬,戒指的模样也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不对,那不是红光!叶修忽然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 那分明是红线——头发丝一样细,像蛇一样蠕动的大团红线!

 

【H市恒光商场   铁观音专区   11:03pm】

   “茶叶,你别给我惹麻烦。”塞恩冷冷的警告着,目光望向专柜前娇小纤细的少年。

     被称为茶叶的少年正端坐在专柜前,面前一杯冒着热气的铁观音,少年白皙秀丽的脸上全是幸福的表情,双眸微闭,嗅闻着茶香,似乎已经全然沉醉其中。猫耳微微颤动,使少年看起来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 塞恩看着这动人的一幕,却无动于衷,他与少年生活在同一座森林,最清楚少年外貌与性格上的反差:“给我说实话,你追着卡修一路到H市,究竟想做什么?你在打什么主意?‘’

 “呜喵~~塞恩桑你在说什么啊喵,小猫是乖巧的小猫,怎么会打主意这么坏的事呢喵~~”

   茶叶甜糯的嗓音像是掺了蜂蜜的糯米团子,甜腻异常。若是有年轻女孩在此,一定会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塞恩冷笑了几声,并不在乎少年的语气,神色中锋利的讽刺感使他阳刚的外貌更添了几分魅力:“你是追着炎女巫卡修来的吧?”

     “卡修小姐喵?”

     少年可爱的笑起来,眸子却依旧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 “哦呀哦呀?塞恩桑为什么会这样想喵?”

     “炎女巫前脚去了呼啸,尸巫后脚来了轮回,这种事情,谁也会起疑心吧?”塞恩冷冷道,“但你留心的事情往往不会那么简单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这是无数次失败后留下的深刻教训,每一次失败都伴随着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 “哧——塞恩桑变聪明了喵,喜欢塞恩桑喵~”茶叶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,夸奖似的语气,塞恩却看得浑身一冷,“那塞恩桑听说过红线吗喵?”

     塞恩皱眉:“你······红线?”

     “没错喵~抽走灵魂,把人类变成傀儡的红线喵~”少年喝了一口茶,声音越发甜腻动人,“寄居在蓝色猫眼里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“恶魔的红线喵~~~~”

     塞恩看着少年:“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“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闻言,茶叶放下了茶杯,对着大汉露出一个大大的可爱笑容。

     双手撑着柜面一跃而起,敏捷的前翻,少年翻到了塞恩怀中。白皙纤细的手臂缠住塞恩的脖颈,少年笑着凑到塞恩耳边。

     “塞恩桑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“——是童谣哦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“女巫小姐爱对戒·····呼啸少主带一夜,蓝色戒指划红线,碰到红色就不见,叶子落地缠红线,灵魂跑到你对面,轮回轮回找不见,疯疯癫癫到永远~~~”

     "到~永~远~"

     少年咯咯笑起来,粉嫩的唇间露出尖尖的虎牙,在虎牙的尖端,滴落着粘稠的红色,像是某个不祥的诅咒。



评论(6)
热度(75)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