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叶党,只要不逆CP,什么叶受安利都可以接受。

【白宋】天下无双

     “九品劫仙?”

     宋书航一口气哽在嗓子眼,堵得难受。

    他惊愕的抬头望着黄山真君:“白前辈要冲击九品?”

     黄山真君点点头,荔枝仙子同样点头,两人严肃的神情不似作伪。豆豆安静的趴在沙发靠背上,神色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 看来,这个消息是真的了!

     宋书航嘴角动了动,似乎想要说什么,最终却没说出半句话。

     担忧像海浪一样淹没了他。

    白前辈,究竟在想什么?

     天道混乱,大变在即。为什么······白前辈要冲击九品?


     “常远子又去找别雪仙姬了。”

     彼时宋书航正与白前辈坐在公园长椅上吃小吃,一抬眸便瞧见了一抹黑色从天空掠过。无疑是常远子的飞剑,前方那灿烂的仙舟,不是别雪仙姬又能是谁?

     白尊者瞟了一眼:“哦。”

     随后便继续啃小吃。

    ——这种不感兴趣的感觉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 宋书航收回目光,看着白尊者一脸淡定的模样,牙疼不已:“白前辈······你没有什么感觉吗?”

     白尊者:“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他将手边的小吃放下,看着宋书航:“为什么我要有感觉?”

    “那是别雪仙姬啊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是用玄圣讲法公开表白的常远子啊!”

     白尊者沉默了一会,乌黑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让宋书航有些紧张的缩了缩。

     “你认为用玄圣讲法表白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 这语气······

    宋书航直觉说错了话,却又想不出说错了哪一句。他小心翼翼的望着白尊者那双墨色的瞳孔。

     白尊者大概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马上便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夕阳西沉,一片柔和温暖中,两人沉默。


     “赤霄前辈,麻烦快一点!”

      “别烦剑!我正在加速!”赤霄剑喊着,飞快的掠过天际,空气都被撕裂出裂帛般的脆响。宋书航紧紧的皱着眉,他心里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自己······在做什么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【某处】

     白尊者抬眸望着天空,那里沉积着一团黑云,一朵朵雪白莲花从中冉冉飞落,根茎被嫣红丝线牵连在一处。

     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唯有莲花发出的冉冉微芒,轻轻闪动。

     双丝劫,居然是它。

     其实渡劫还是有些勉强的吧?白尊者扪心自问着,摇了摇头。漫天莲花,象征着什么他又怎会不知呢?

    双丝劫,双丝结,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

    情网难脱,自古已然。这次劫怕是难度的很。

    但是·······

     白尊者回眸望去。

    天空中似有点点星辰闪耀,诸天万界的眼眸窥探此处,这是劫仙渡劫到最后阶段出现的‘诸天之眼’,渡完劫后,更是有“升仙论道‘,直播效果比起玄圣讲法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不能输。

    因果剑阵发出光辉。


     气氛一片凝重。

     九州一号群中诸位聚集在一处,面色凝重的望着天空。画面越来越清晰,白尊者那身绣着莲花的白色道袍已经开始发出光辉。

    仙道将成!

     天道倾颓,白圣升仙!

     来自诸天万界的议论回响在众人耳畔,大多是疑惑的论调:此时升仙绝非好事,天道将灭,正是九品劫仙最危险的时候,为什么白圣选择在此时升仙?

     知道内情的几人唯有苦笑而已。

    能有什么原因,不过是为了讨某人的欢心而已。

     画面中白尊者衣袂翻飞,眉目粲然如神仙。他随手挥出一剑,便是剑气百里,纵横捭阖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天道难撄其锋,在剑气下退避三舍。



     赢不了。

     白尊者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破去双丝劫,对他而言并非难事。但双丝劫当年名动仙界,岂是如此简单的?那个艰难的破解条件,是多少大能即使成功升仙,最终也都死在这一节上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满足条件,彻底的破了这一劫,奖赏那也是丰厚无比。

    “白前辈?白前辈?”

 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 “白前辈你在吗?”

     我是在做梦吗?

     属于仙人的印记已经形成,仙位已成,劫数却未散。白尊者却不管这些,他惊愕的扭头望回去。

    一宿儒家打扮,白衣皂靴,头戴玉冠。宋书航正焦急的望着他。

   “白前辈!你怎么升仙了!”

     升仙论道已然开启,诸天万界都注视着这里,但宋书航无暇旁顾。

     白尊者反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“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一路都在思考的问题被问出,宋书航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我怎么知道?

     我怎么知道我会这么疯狂,一剑撕裂空间,冒着生命危险赶路三千里,冒着天劫的风险来找你?

     莲花慢慢的坠落着,渐渐在半空中分裂。白尊者的眼眸中映照着那些飘散的莲花,一抹微笑渐渐出现在唇畔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书航听话的走近几步,茫然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 “升仙对我来说,是为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“为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不喜欢飞剑,却愿意陪我玩。”

     “他不喜欢杨梅,却愿意陪我摘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称呼我为前辈,与我年纪相差几百年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他还在上学,是工程系的新生。”

     宋书航呆呆的看着他,大脑像是卡住了壳,怎么也反应不出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“我喜欢你,我爱你,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要和你结为道侣,共同度过成仙后的数万年时光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要追逐长生,成就天道,永生永世,再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  在诸天万界惊愕的目光下,那位连玄圣讲法都不在乎的白上仙,闭上了眼眸。身体前探。

      一个吻,在漫天飞舞的纯白与天道陨灭的黑暗中,无声盛开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评论(12)
热度(241)
 

© 冰月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